【诗】噩梦

在一条虚无的路上走着
每一步都是转弯
每一个转弯后都是虚无的灰色
天空,一个巨大的手指朝我按下来
将要抵达,抵达,抵达……
惊愕地奔跑,奔跑,奔跑……

茫然的奔跑和深沉的恐惧
构成了梦的所有
在梦中行走奔跑多年
从最初的少年到如今
半个甲子已过
它一直存在,并且折磨着我
尽管我已离家千里
却始终走不出梦境

它如同一个魔咒被种在我身上
又如同一个预言,预示着
疲惫和恐惧是我生命的常态和状态
我无意解读它
也从未刻意毁灭它
我平静地接受了
此时,我再一次从梦中醒来
坐在黑夜里
没有哭泣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